草草同学

很显然 我们都是偏执狂 在文艺和艺术的边缘徘徊 可明显我们需要炮友这种东西来坚持理想 迸发灵感